協(xié)會(huì )主要任務(wù):
  • 為小額貸款公司建立信息平臺,收集和發(fā)布小額貸款公司所需的各種信息。
  • 協(xié)調解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(diǎn)過(guò)程中的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
  • 維護小額貸款公司的合法權益。
  • 開(kāi)展與外省市小額貸款公司協(xié)會(huì )和經(jīng)濟組織的聯(lián)系,加強跨地域交流與合作。
小貸大業(yè)

鐘正生:信貸社融何以降溫
2024-04-08

    2024年3月15日,央行公布2024年2月金融數據統計報告。
    社融遭遇高基數
    2024年2月新增社融規模15583億元,同比雖明顯少增16027億元,但與2019-2023年同期平均水平相近;社融存量同比增速降低0.5個(gè)百分點(diǎn)至9.0%。去年一季度中國經(jīng)濟在疫情放開(kāi)后呈現補償性增長(cháng),社會(huì )融資供需兩旺,對今年金融數據形成高基數。
    結構上,表內貸款、表外票據和債券融資的拖累最大。2月社融同比少增主要依次集中在表內人民幣貸款(少增8385億)、表外票據(少增3618億)、政府債券(少增2127億)和企業(yè)債券(少增1905億)上。其中,政府債券少增體現地方債提前批籌備節奏略弱于2023年同期;企業(yè)債券少增可能主要體現融資平臺債務(wù)強監管下城投債融資減少,2月wind口徑城投債凈融資-291.32億,而去年同期為166.26億。
    非銀貸款顯著(zhù)多增
    2024年2月新增人民幣貸款1.45萬(wàn)億元,同比少增3600億元,但相比于2019-2022年同期來(lái)說(shuō)是有所增長(cháng)的;貸款存量同比增速回落0.3個(gè)百分點(diǎn)至10.1%,同樣遭遇高基數壓制。
    結構上,居民部門(mén)貸款收縮仍是貸款增長(cháng)的主要矛盾,票據沖量行為受到合理約束,企業(yè)貸款增長(cháng)仍然有力,非銀貸款顯著(zhù)多增值得關(guān)注。
    2月人民幣貸款同比少增主要受到居民短期貸款(少增6086億)、居民中長(cháng)期貸款(少增1901億)和企業(yè)票據融資(少增1778億)的拖累。其中,去年1、2月份居民短期貸款與季節性規律出現偏離(1月偏低、2月偏高),放大了該分項同比少增的程度;1、2月份表內、表外票據總和顯著(zhù)低于歷史同期水平,體現監管層對年初信貸沖量的約束。
    而企業(yè)中長(cháng)期貸款同比多增1800億、企業(yè)短期貸款僅小幅少增485億、包括非銀金融機構貸款在內的其他類(lèi)別貸款同比多增4850億。其中,企業(yè)中長(cháng)期貸款可能部分受到城中村改造專(zhuān)項借款的拉動(dòng)。1月30日以來(lái),多地住建局、國開(kāi)行及農發(fā)行分行宣布城中村改造專(zhuān)項借款落地。據我們不完全統計,截至2月21日,國開(kāi)行及農發(fā)行已發(fā)放超過(guò)880億元城中村改造相關(guān)貸款。而已公布的城中村改造專(zhuān)項借款授信規模達到約10434億元,可見(jiàn)其增長(cháng)空間仍然較足。而2月非銀金融機構貸款達到4045億,為2015年該分項數據公布以來(lái)的次高值(最高為2015年7月,可能與股市異常波動(dòng)期間的救市有關(guān),本次亦然)。
    春節錯位致M1同比異動(dòng)
    2024年2月M1同比增速回落至1.2%,M2同比持平于8.7%。由于今年和去年春節時(shí)間錯位(去年1月22日春節,今年2月10日春節),而春節前后企業(yè)集中發(fā)放獎金導致企業(yè)活期存款轉化為居民儲蓄存款,這一過(guò)程中M1轉化為M2,會(huì )拖累M1增長(cháng)。這就使得今年1月M1面臨低基數而異常高增、2月M1受到春節效應拖累而顯著(zhù)回落,從總體M2的增長(cháng)情況來(lái)看,貨幣供應保持了平穩。
    從存款結構來(lái)看,2月居民存款與去年錯位而多增、財政存款與去年錯位而少增,也對此形成印證。值得注意的是,2月財政存款相比歷史同期水平明顯偏低,意味著(zhù)財政資金投放力度較大。從我們構建的政府債券融資與財政存款差值指標來(lái)看(體現財政資金投放力度),今年年初受益于萬(wàn)億增發(fā)國債資金下發(fā),財政對經(jīng)濟構成了較有力支持。
    2月金融數據何以偏弱
    我們認為主要原因有三:
    一是,春節錯位的影響不容小覷。春節月的信貸投放存在工作日減少的客觀(guān)限制。今年春節落在2月上旬,是歷史上更為常見(jiàn)的情況(近14年來(lái)有9年春節是在2月),但去年春節落在1月,這就導致同比來(lái)看,今年2月的社融信貸規模會(huì )偏低。同時(shí),2月本身又是信貸“小月”,每年2月、4月、7月、10月都是信貸的季節性低點(diǎn)。事實(shí)上,與2017-2022年同期相比,今年2月的社融和信貸總量均不算低。這可能也是本次央行將1、2月數據合并公布的原因之一。
    二是,政策對信貸投放的指導加強。2023年11月17日,中國人民銀行、金融監管總局、中國證監會(huì )聯(lián)合召開(kāi)金融機構座談會(huì ),要求“著(zhù)力加強信貸均衡投放,統籌考慮今年后兩個(gè)月和明年開(kāi)年的信貸投放,以信貸增長(cháng)的穩定性促進(jìn)我國經(jīng)濟穩定增長(cháng)。”在此要求下,今年沒(méi)有出現往年過(guò)度追求信貸“開(kāi)門(mén)紅”的現象,體現為票據融資低增長(cháng),沒(méi)有沖量。同時(shí),在推進(jìn)地方化債的總體要求下,對城投平臺的債券融資也進(jìn)一步加強了管理。
    三是,居民收到工資獎金后有提前還貸的訴求。2月社融同比少增主要集中在人民幣貸款,人民幣貸款的少增又主要集中在居民部門(mén)貸款、尤其是居民短期貸款上。這可能與居民提前還貸“去杠桿”的傾向不無(wú)關(guān)聯(lián):一方面,居民部門(mén)“去杠桿”體現其對未來(lái)收入的預期偏弱,不僅要壓縮負債、還可能減少消費;另一方面,2022年以來(lái)我國居民部門(mén)存款余額增速連續處于高位,居民高儲蓄中蘊含著(zhù)消費增長(cháng)的潛力。2023年9月末起,央行指導商業(yè)銀行調降存量房貸利率,今年2月5年期以上LPR大幅下降25bp,都有助于居民償債率趨于穩定。如若能夠有更大力度的總量政策出臺,使得居民的收入預期得以扭轉,2024年居民消費將有更大恢復空間。
    今年兩會(huì )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貨幣政策要“盤(pán)活存量、提升效能”“避免資金沉淀空轉”,更加著(zhù)眼于信貸投放的質(zhì)量。
    年初金融數據從結構上已凸顯出若干有利因素:其一,去年12月央行重啟PSL以來(lái),政策性銀行對“三大工程”(保障性住房、城中村改造和“平急兩用”公共基礎設施建設)的貸款投放明顯加快,助力企業(yè)中長(cháng)期貸款保持了較快增長(cháng)。其二,據中新社國是直通車(chē)報道,2月末普惠小微貸款余額、涉農貸款余額、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貸款余額的增速均排在各項貸款增速的“第一梯隊”,這些也有力推動(dòng)了企業(yè)短期貸款增速保持在高位。其三,去年增發(fā)國債的落地助力財政資金投放保持較大力度,或將對一季度基建領(lǐng)域投資增長(cháng)形成支持。


(作者為中國財政學(xué)會(huì )和中國首席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論壇理事) 

友情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