協(xié)會(huì )主要任務(wù):
  • 為小額貸款公司建立信息平臺,收集和發(fā)布小額貸款公司所需的各種信息。
  • 協(xié)調解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(diǎn)過(guò)程中的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
  • 維護小額貸款公司的合法權益。
  • 開(kāi)展與外省市小額貸款公司協(xié)會(huì )和經(jīng)濟組織的聯(lián)系,加強跨地域交流與合作。
小貸大業(yè)

滕泰:建議把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作為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長(cháng)期目標
2024-02-29

    有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家曾經(jīng)這樣表達他們的擔憂(yōu):現在重視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,是不是因為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做出了“五六七八九”的貢獻,或者是緩解經(jīng)濟下行壓力的權宜之計?如果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哪天貢獻沒(méi)這么大了,或者經(jīng)濟增速回升了,是不是就不再這樣重視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了?這些擔心顯然是片面的、錯誤的——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,中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貢獻遠遠沒(méi)有“五六七八九”,中國也一直高度重視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,不斷澄清影響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錯誤言論?紤]到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已經(jīng)是中國基本經(jīng)濟制度,而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離不開(kāi)民營(yíng)企業(yè),而且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壯大也從增加就業(yè)、增加財政收入、增加居民收入等方方面面不斷擴大黨的執政基礎,應旗幟鮮明地提出“把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作為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長(cháng)期目標”。
    一、構建高水平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,離不開(kāi)民營(yíng)企業(yè)
    從計劃經(jīng)濟到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過(guò)渡的過(guò)程中,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和個(gè)體工商戶(hù)是推動(dòng)形成消費品市場(chǎng)的主要力量。當前,中國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生產(chǎn)幾乎所有的日用消費品,如果沒(méi)有民營(yíng)企業(yè),中國的消費品市場(chǎng)將長(cháng)期處于單調、短缺的狀態(tài);從個(gè)體商戶(hù)到直播帶貨,經(jīng)過(guò)多次的升級迭代,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已經(jīng)成為中國商業(yè)零售領(lǐng)域的主力軍,甚至開(kāi)始走向海外。
    1980年代中期提出生產(chǎn)資料價(jià)格雙軌制,是在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來(lái)以后,對計劃體制下的工業(yè)原材料計劃調撥和糧食統購統銷(xiāo)體制的一個(gè)突破,盡管出現了“套利”等問(wèn)題,但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終于可以用市場(chǎng)價(jià)買(mǎi)到所需的原材料,就是一個(gè)歷史的進(jìn)步。在雙軌制并軌以后,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不僅成為生產(chǎn)資料市場(chǎng)的重要需求方,也成為越來(lái)越重要的供給方,在鋼鐵、煤炭、化工等生產(chǎn)資料供給需求方面占比都超過(guò)50%以上。
    1990年代以前,中國沒(méi)有人才市場(chǎng),非國營(yíng)企業(yè)不能接收大學(xué)畢業(yè)生,給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形成了看不見(jiàn)的人才壁壘。福耀集團創(chuàng )始人曹德旺就曾回憶,他為此一趟一趟跑福建省人事局,三番五次拜訪(fǎng)局長(cháng)、處長(cháng),談改革,談需求,談人事檔案的規定不僅影響了剛起步的福耀集團,同時(shí)影響了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(lái)的許多合資、獨資企業(yè)。在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推動(dòng)下,才有了全國人才市場(chǎng)的形成。
    2004年以后,隨著(zhù)中小板、創(chuàng )業(yè)板的開(kāi)通,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的上市通道逐步打開(kāi),改變了中國股市為國企脫困融資的定位,滬深兩市上市公司的結構和業(yè)績(jì)表現也逐漸改善。目前中國資本市場(chǎng)60%以上的上市公司是民營(yíng)控股企業(yè),業(yè)績(jì)增速最高的公司基本都出自民營(yíng)企業(yè)。同時(shí),中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也是資本市場(chǎng)的重要供給方,為資本市場(chǎng)提供了相當一部分的資金流動(dòng)性。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還推動(dòng)了銀行信貸管理體制從服務(wù)國有、集體企業(yè)的計劃體制,逐步向更加市場(chǎng)化的方向變革。
    2004年以后,隨著(zhù)土地招拍掛制度的全面推行,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可以通過(guò)市場(chǎng)化方式獲得的使用權,土地市場(chǎng)在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推動(dòng)下逐步建立起來(lái),極大地推動(dòng)了房地產(chǎn)用地和工業(yè)、商業(yè)用地的資源配置優(yōu)化。
    在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壯大之前,曾經(jīng)有大量的科技成果沉睡在檔案室中未能轉化為產(chǎn)品。由于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的巨大創(chuàng )業(yè)需求,中國的技術(shù)轉讓市場(chǎng)也加速發(fā)展起來(lái),無(wú)論是技術(shù)服務(wù)、開(kāi)發(fā)、咨詢(xún)、許可還是技術(shù)入股,民營(yíng)企業(yè)都是技術(shù)和知識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的開(kāi)發(fā)、需求和交易主體,推動(dòng)中國技術(shù)市場(chǎng)的發(fā)展壯大。
    總之,無(wú)論是商品市場(chǎng),還是生產(chǎn)資料市場(chǎng)、資本市場(chǎng)、人才市場(chǎng)、土地所有權市場(chǎng)和技術(shù)市場(chǎng),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都是主要市場(chǎng)主體,如果沒(méi)有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和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,就不可能建成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。當前,中央提出“構建高水平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”,需要構建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、深化要素市場(chǎng)化改革、建設高標準市場(chǎng)體系和高水平對外開(kāi)放,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仍然是基礎性力量。
    二、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壯大不斷擴大黨的執政基礎
    鄧小平同志曾經(jīng)指出,“不堅持社會(huì )主義,不改革開(kāi)放,不發(fā)展經(jīng)濟,不改善人民生活,只能是死路一條。”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之前,中國經(jīng)濟在長(cháng)期計劃體制的束縛下,發(fā)展活力不足,創(chuàng )新能力缺乏,產(chǎn)出增長(cháng)緩慢,人民生活水平長(cháng)期得不到提高,遇到了巨大的挑戰。中國共產(chǎn)黨不斷解放思想,適應時(shí)代發(fā)展要求,探索出了公有制為主體、多種所有制經(jīng)濟共同發(fā)展,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正確道路。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壯大擴大了群眾就業(yè),增加了居民收入,豐富了商品和服務(wù),充實(shí)了國家財政,提升了綜合國力,使黨的執政基礎不斷擴大。
    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民營(yíng)企業(yè)曾經(jīng)多次化解了就業(yè)危機。例如,1978年以后的知識青年返城潮出現時(shí),實(shí)際失業(yè)率達到17%左右;1990年代中后期出現的國企分流下崗時(shí)期,整體失業(yè)率可能在8%上下;2020年以后經(jīng)濟增速下行和大量高校擴招畢業(yè)生進(jìn)入就業(yè)市場(chǎng)帶來(lái)了青年就業(yè)壓力,青年失業(yè)率一度超過(guò)20%,如果沒(méi)有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揮作用,這些就業(yè)難題化解。從城鎮社會(huì )從業(yè)人員數據來(lái)看,國有單位從業(yè)人數從1990年的1.03億人下降到2019年的5473萬(wàn)人,下降了46.9%,而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從業(yè)人員從57萬(wàn)人增長(cháng)到1.46億人,增長(cháng)了254倍。
    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成為提升居民收入的重要力量,且民營(yíng)部門(mén)的收入提升速度快于人均GDP增速。從2012年到2022年,中國人均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增長(cháng)了115.5%,城鎮私營(yíng)單位就業(yè)人員平均工資增幅達到126.9%,城鎮非私營(yíng)單位平均工資增長(cháng)了143.8%,私營(yíng)單位和非私營(yíng)單位的人均工資增速均超過(guò)人均GDP增速,這是中國居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重要保證。
    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已經(jīng)成為國家稅收來(lái)源的最大主體。2012年、2015年、2020年和2021年,民企貢獻的稅收貢獻不斷上升,占比分別為48%、50%、59.7%和59.6%,如今比重已經(jīng)接近60%。從增速來(lái)看,從2012年到2021年的9年間,全國稅收總額增長(cháng)了70.4%,年均增長(cháng)6.1%。其中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稅收年均增長(cháng)8.3%,高于整體增速2.2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
    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越發(fā)達的地區,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越有活力,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越快,居民越富裕,年輕人就業(yè)機會(huì )越多,政府財政收入基礎也越牢固,改革開(kāi)放的經(jīng)濟實(shí)踐證明,中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壯大一直在不斷擴大黨的執政基礎。
    三、應把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作為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長(cháng)期目標
   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“理論和實(shí)踐都證明,市場(chǎng)配置資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。”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作為產(chǎn)權明細明晰、決策自主、自負盈虧、自擔風(fēng)險的市場(chǎng)主體,與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天然相容,市場(chǎng)體制發(fā)展得越成熟,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環(huán)境就越好,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越發(fā)展壯大,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的獲利就越強;如果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弱化、萎縮甚至消失的話(huà),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也將越來(lái)越向著(zhù)計劃體制退行,對于社會(huì )生產(chǎn)力的發(fā)展、綜合國力的提升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都是非常不利的。
    如果沒(méi)有民營(yíng)企業(yè),所有的企業(yè)都是國有性質(zhì),那么即使建立了市場(chǎng)也是一種模擬“市場(chǎng)”,因為所有的市場(chǎng)主體的所有權都是同一的,其對資源的處置權也是一種有限的、模擬的、受控的處置權,而不是獨立市場(chǎng)主體的市場(chǎng)意志表達。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中國的商品市場(chǎng)、資本市場(chǎng)、要素市場(chǎng)、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、技術(shù)市場(chǎng)的建立和完善離不開(kāi)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催生,離不開(kāi)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的推動(dòng),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為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的建立和完善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。
    當前,中國仍處于社會(huì )主義初級階段,還需要一個(gè)很長(cháng)的歷史階段,需要我們幾代人、十幾代人,甚至幾十代人堅持不懈地努力奮斗。只要中國的基本經(jīng)濟制度不改變,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就是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長(cháng)期必然目標;只有堅定不移地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,才能構建高水平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。
    在2018年召開(kāi)的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座談會(huì )上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再次強調關(guān)于非公有制經(jīng)濟“三個(gè)沒(méi)有變”,“非公有制經(jīng)濟在中國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沒(méi)有變!我們毫不動(dòng)搖鼓勵、支持、引導非公有制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方針政策沒(méi)有變!我們致力于為非公有制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營(yíng)造良好環(huán)境和提供更多機會(huì )的方針政策沒(méi)有變!中國基本經(jīng)濟制度寫(xiě)入了憲法、黨章,這是不會(huì )變的,也是不能變的。”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還指出,“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(huì )、進(jìn)而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中,中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只能壯大、不能弱化,不僅不能‘離場(chǎng)’,而且要走向更加廣闊的舞臺。”
    從以上論斷出發(fā),應旗幟鮮明地宣布,把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作為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長(cháng)期目標,并制定中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的長(cháng)期目標體系。明確把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作為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長(cháng)期目標,一方面可以宣示黨和政府促進(jìn)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壯大是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不動(dòng)搖的決心,絕非權宜之計;另一方面也可以指引各方面的力量和資源向促進(jìn)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壯大的方向匯聚。
    有人提出應當制定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規劃,這樣做也是為了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,出發(fā)點(diǎn)是好的,但是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本身就是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而非計劃經(jīng)濟的產(chǎn)物,其創(chuàng )新方向、發(fā)展步伐、路徑走向等方面天然具有不確定性,不宜用規劃的方式加以過(guò)多的規定,但明確發(fā)展壯大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是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長(cháng)期目標,一定有利于各方面達成共識,凝心聚力,有利于開(kāi)創(chuàng )中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新局面。


(作者為萬(wàn)博新經(jīng)濟研究院院長(cháng))
 

友情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