協(xié)會(huì )主要任務(wù):
  • 為小額貸款公司建立信息平臺,收集和發(fā)布小額貸款公司所需的各種信息。
  • 協(xié)調解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(diǎn)過(guò)程中的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
  • 維護小額貸款公司的合法權益。
  • 開(kāi)展與外省市小額貸款公司協(xié)會(huì )和經(jīng)濟組織的聯(lián)系,加強跨地域交流與合作。
小貸大業(yè)

溫彬:2023年平穩收官,2024年固本培元
2024-02-29

    2023年平穩收官
    2023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長(cháng)5.2%,較三季度加快0.3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兩年平均增速為4.0%,較三季度同口徑放緩0.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季調環(huán)比增長(cháng)1.0%,較三季度放緩0.3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整體看,四季度我國經(jīng)濟依舊保持合理穩健增長(cháng)水平,最終全年GDP增長(cháng)5.2%,順利完成年初定下的目標。
    從外部看,全球經(jīng)濟呈現軟著(zhù)陸跡象,外需拖累有所下降。以美元計,四季度我國出口同比下降1.3%,進(jìn)口同比增長(cháng)0.8%,貿易順差1997億美元,較2022年同期減少168億美元,四季度貨物和服務(wù)凈出口對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貢獻率為-3.1%,外需對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依舊存在一定拖累,但相比于三季度的-17.1%貢獻率已明顯收窄。
    從內部看,我國的內需基礎進(jìn)一步夯實(shí)。四季度以來(lái)我國一攬子宏觀(guān)逆周期政策持續發(fā)力,財政支持力度加大,一萬(wàn)億新發(fā)國債推出并逐步形成實(shí)物工作量,地方特殊再融資債累計發(fā)行超1.3萬(wàn)億元,“三大工程”項目開(kāi)始落地。全年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同比增長(cháng)3.0%,與前三季度基本相當,全年社會(huì )消費品零售同比增長(cháng)7.2%,較前三季度加快0.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四季度最終消費支出和資本形成總額對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貢獻率分別為80%和23.1%,對經(jīng)濟回穩形成重要支撐。
    回顧全年,一季度疫情防控平穩轉段,GDP同比增長(cháng)4.5%,超出預期,實(shí)現良好開(kāi)局;二季度在低基數支撐下GDP同比增速反彈至6.3%,但隨著(zhù)積壓需求釋放完畢、出口增速下滑,環(huán)比有所放緩;下半年政策集中發(fā)力,經(jīng)濟筑底回升,三四季度分別實(shí)現4.9%和5.2%的增長(cháng)水平,整體呈現“波浪式發(fā)展、曲折式前進(jìn)”特征。能在外部壓力和內部困難均有加劇的情況下保持恢復勢頭,并實(shí)現年度目標,并不容易。
    12月的四條脈絡(luò )
    具體到2023年12月來(lái)看,經(jīng)濟在一定程度上呈現邊際企穩跡象。此前公布的指標顯示,出口增速超預期反彈、CPI和PPI降幅收窄、M1增速持平,從最新發(fā)布的增長(cháng)指標來(lái)看,工業(yè)增加值、基建投資、制造業(yè)投資同比增速均有加快,服務(wù)業(yè)生產(chǎn)指數和社會(huì )消費品零售同比增速放緩,房地產(chǎn)開(kāi)發(fā)投資降幅擴大。
    綜合這些指標來(lái)看,當前經(jīng)濟正沿著(zhù)四條脈絡(luò )展開(kāi)。一是出口有企穩跡象。12月按人民幣計出口同比增長(cháng)3.8%,達到5月以來(lái)最高水平,且超出市場(chǎng)預期。從出口目的看,我國對除了美國之外的主要貿易貨幣出口大都有所改善,在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推進(jìn)對中國的“去風(fēng)險化”和“友岸外包”的背景下,中國積極擴大“一帶一路”和新興經(jīng)濟體“朋友圈”,不斷拓展出口目的地,相當程度上實(shí)現了風(fēng)險對沖,我國出口在全球市場(chǎng)上的占有率基本保持穩定。
    從產(chǎn)品看,以“新三樣”為代表的機電產(chǎn)品增速較快,電動(dòng)載人汽車(chē)、太陽(yáng)能電池、鋰離子蓄電池為代表的“新三樣”產(chǎn)品年度出口額首次突破萬(wàn)億元大關(guān),增長(cháng)達到29.9%。全年汽車(chē)出口突破500萬(wàn)輛,首次超過(guò)日本,躍居汽車(chē)出口第一大國。
    二是政策效應持續發(fā)揮。12月基建投資同比增長(cháng)6.8%,較上月加快1.8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同樣連續兩個(gè)月加快。2023年12月政府債合計凈融資規模為9279億元,較上年同期多增6470億元。發(fā)改委12月12日要求各地加快項目前期工作,加快資金撥付使用,盡快形成實(shí)物工作量,對基建投資形成支撐。
    12月制造業(yè)投資同比增長(cháng)8.2%,較上月加快1.1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達到全年最高水平。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利潤總額繼續正增長(cháng),出口保持一定韌性,設備利用率持續回升,均對制造業(yè)投資產(chǎn)生推動(dòng)。此外,政府對新型工業(yè)化和先進(jìn)制造業(yè)的高度重視,也是制造業(yè)投資尤其是高技術(shù)制造業(yè)投資增速加快的重要因素。
    三是消費顯現出一定韌性。12月社會(huì )消費品零售同比增長(cháng)7.4%,較上月回落2.7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但主要受基數效應拖累,從兩年平均增速來(lái)看,12月增速由1.7%回升至2.7%,包括汽車(chē)、通訊器材、金銀珠寶類(lèi)消費增速均有加快。
    推動(dòng)消費保持韌性的原因,一方面由于居民收入增速加快。2023年全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(shí)際增長(cháng)6.1%,大幅高于GDP增速。實(shí)際上,近10年來(lái)我國居民實(shí)際可支配收入高于實(shí)際GDP增速的年份僅有2013、2014、2015和2017年,平均增速差為0.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而2023年增速差擴大至0.9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對居民增收的貢獻達到10年來(lái)的最高點(diǎn)。
    另一方面則由于居民部門(mén)的“疤痕效應”有所消退。四季度全國居民消費傾向(人均消費支出/人均可支配收入)為74.0%,達到年內最高水平,且高于2022年同期的72.1%。12月居民部門(mén)存款余額和貸款余額增速差收窄至7.0%,為2022年9月以來(lái)的最小差距,居民部門(mén)預防性?xún)π顑A向有所消退,疤痕效應持續減弱。
    四是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繼續尋底。12月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整體走弱,除了竣工面積當月同比增速有所加快之外,其他如開(kāi)發(fā)投資、銷(xiāo)售面積、新開(kāi)工面積、施工面積、資金來(lái)源等增速均出現回落。
    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目前仍在釋放中,相關(guān)主體預期仍未扭轉。居民部門(mén)對未來(lái)收入預期偏弱、對期房信心不足以及對房?jì)r(jià)走勢偏悲觀(guān),導致加杠桿意愿繼續走弱。房企由于待售面積仍處于偏高水平,故將主要精力放在竣工上,拿地和新開(kāi)工意愿仍然偏低。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(chǎng)對房企的風(fēng)險偏好較弱,不愿加大資金支持,由此導致金融與房地產(chǎn)之間的循環(huán)出現一定阻滯,“房?jì)r(jià)跌—銷(xiāo)售弱—回款難—拿地下降—投資下滑”的負反饋鏈條亟待解決。
    總體來(lái)看,當前經(jīng)濟復蘇的主要拖累因素集中在房地產(chǎn)領(lǐng)域。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能否筑底企穩甚至觸底回升,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下一階段甚至全年的經(jīng)濟表現。
    2024年固本培元
    中央經(jīng)濟工作會(huì )議將“穩中求進(jìn),以進(jìn)促穩,先立后破”作為工作主基調,“把推進(jìn)中國式現代化作為最大的政治”“聚焦經(jīng)濟建設這一中心工作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這一首要任務(wù)”,圍繞“增強經(jīng)濟活力,防范化解風(fēng)險,改善社會(huì )預期”三項任務(wù),努力實(shí)現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“固本培元”。
    中央經(jīng)濟工作會(huì )議之后,各個(gè)部委也召開(kāi)了年度工作會(huì )議,落實(shí)中央的相關(guān)舉措,部署本部委的年度工作。各地開(kāi)年也在密集上馬項目,以推動(dòng)今年經(jīng)濟工作開(kāi)好局起好步。
    貨幣政策方面,央行2024年1月4日-5日召開(kāi)工作會(huì )議,重申“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適度、精準有效”,要求聚焦“五篇大文章”支持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和薄弱環(huán)節。在新華社采訪(fǎng)中也強調“將強化逆周期和跨周期調節,從總量、結構、價(jià)格三方面發(fā)力,為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營(yíng)造良好的貨幣金融環(huán)境”。
    不過(guò),目前總量和價(jià)格政策仍然相對克制,1月15日央行選擇加量續作MLF,但并未調降政策利率。其原因,一是近期經(jīng)濟形勢邊際企穩,寬松政策緊迫性不強,二是年初貸款重定價(jià)之后,銀行凈息差繼續面臨收窄壓力。市場(chǎng)普遍預計寬松的時(shí)間窗口會(huì )落在3-4月。此外,央行去年末重啟了PSL,12月凈新增3500億元的規模為有史以來(lái)第三高,這將對“三大工程”建設產(chǎn)生直接推動(dòng)。
    財政政策方面,去年底召開(kāi)的財政工作會(huì )議強調,財政政策的“適度加力”主要是保持適當支出強度、合理安排政府投資規模、加大均衡性轉移支付力度以及優(yōu)化調整稅費政策等四個(gè)方面。“提質(zhì)增效”,主要是在落實(shí)過(guò)緊日子要求、優(yōu)化財政支出結構、強化績(jì)效管理、嚴肅財經(jīng)紀律、增強財政可持續性、強化政策協(xié)同六個(gè)方面下功夫。
    近期《人民日報》刊發(fā)關(guān)于當前經(jīng)濟財政形勢的問(wèn)答,強調的仍是“適度”“保必需和重點(diǎn)”“過(guò)緊日子”“可持續”。從這些表態(tài)來(lái)看,不宜對2024年的赤字率估計過(guò)高。由于去年四季度增發(fā)萬(wàn)億國債中的5000億將放在2024年使用,意味著(zhù)2024年赤字率已經(jīng)額外增加0.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左右,預計赤字率目標可能在3.0%—3.5%之間,專(zhuān)項債規?赡苡3.8萬(wàn)億元小幅增加至4.0萬(wàn)億元左右。
    房地產(chǎn)調控方面,住建部年度工作會(huì )議繼續強調“先立后破”的政策導向。“先立”是指“建立‘人、房、地、錢(qián)’要素聯(lián)動(dòng)的新機制,完善房屋從開(kāi)發(fā)建設到維護使用的全生命周期基礎性制度”,“后破”則只指“繼續穩定房地產(chǎn)業(yè)和建筑業(yè)‘兩根支柱’”,“一視同仁滿(mǎn)足不同所有制房地產(chǎn)企業(yè)合理融資需求”。
    在中央金融工作會(huì )議提出“促進(jìn)金融與房地產(chǎn)良性循環(huán)”之后,監管層醞釀推出了“白名單”和“三個(gè)不低于”兩項政策,近日住房城鄉建設部和金融監管總局聯(lián)合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建立城市房地產(chǎn)融資協(xié)調機制的通知》,要求精準支持房地產(chǎn)項目合理融資需求,促進(jìn)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平穩健康發(fā)展。
    我們認為,當前的政策重心應致力于提升金融機構的風(fēng)險偏好。在現有的考核體系下,無(wú)論“白名單”還是“三個(gè)不低于”,可能都難以扭轉金融機構的行為。從國內外經(jīng)驗來(lái)看,由中央背景的專(zhuān)門(mén)機構負責收購出險房企或者項目,確保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平穩出清,可能值得我國借鑒。


(作者
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)為中國民生銀行首席

 

友情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