協(xié)會(huì )主要任務(wù):
  • 為小額貸款公司建立信息平臺,收集和發(fā)布小額貸款公司所需的各種信息。
  • 協(xié)調解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(diǎn)過(guò)程中的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
  • 維護小額貸款公司的合法權益。
  • 開(kāi)展與外省市小額貸款公司協(xié)會(huì )和經(jīng)濟組織的聯(lián)系,加強跨地域交流與合作。
小貸大業(yè)

李文龍:進(jìn)一步改革開(kāi)放的若干方向思考
2024-01-22

    1978年12月,中國開(kāi)啟了改革開(kāi)放進(jìn)程,這是20世紀下半葉中國乃至全球最重大的事件之一,對中國與全球均產(chǎn)生了極其深遠的正面影響。45年來(lái),中國GDP規模從占全球的1.7%上升到2022年的18.5%,人均GDP從全球的133位升至76位;中國已經(jīng)從極端貧困國家發(fā)展為全球中高收入國家。
    2023年是中國改革開(kāi)放45周年;赝@45年,中國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各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,但改革開(kāi)放遠未結束,也將永遠不會(huì )結束。對當代中國而言,始終不變的就是“變革與改良”。當前中國面臨百年大變局下的復雜國際形勢,也處于要跳過(guò)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。在此時(shí)刻,中國如何深入推進(jìn)改革,如何進(jìn)一步擴大開(kāi)放,是一項極其艱巨復雜的系統工程,涉及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、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、國有企業(yè)改革、股票市場(chǎng)、數字經(jīng)濟、人口穩定、貨幣制度、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、能源結構、行政效率、養老體制、教育體制、科研機制、國家安全、國際合作等諸多方面。以下,本文從前七個(gè)視角提出改革開(kāi)放45年后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進(jìn)一步改革開(kāi)放的方向思考。
    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的改良需要更多的“和諧共生”
    從改革開(kāi)放之初,中國經(jīng)濟逐步走出僵化與大一統的社會(huì )主義計劃經(jīng)濟,向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方向不斷轉變,核心是要建立有活力與規范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。經(jīng)過(guò)了45年的努力,中國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已經(jīng)有了顯著(zhù)的改善。然而,當前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仍然有諸多改進(jìn)的空間,特別是依然存在“一放就亂、一管就死”的怪圈。這里反映出政府行政力量相對強勢的傾向,也就是更多從“管”的視角去看待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。比如近年來(lái)的教培行業(yè)及城市街道的地攤經(jīng)濟等,其在一定程度上有存在的合理性,有便民與為民服務(wù)的功能,也是部分群體賴(lài)以生存的方式,不能因為有一些亂象,或有損所謂的“城市整潔”與“城市形象”,就全盤(pán)否定與取締擴大化。
    因此,下一步的中國改革開(kāi)放,從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的改良角度看,應該將保持活力與規范運作作為主要方向,同時(shí)充分照顧民生、便民、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與市場(chǎng)的煙火氣與活力,提高容忍度與重視“和諧共生”。
    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需要真正的“落實(shí)平等”
    經(jīng)過(guò)改革開(kāi)放的長(cháng)期發(fā)展,我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從計劃經(jīng)濟階段微乎其微的經(jīng)濟存在,發(fā)展到當前已經(jīng)在國民經(jīng)濟中占據著(zhù)極其重要的地位。盡管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取得了明顯的進(jìn)展,但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仍普遍存在負擔過(guò)重、信心不足的問(wèn)題,導致實(shí)業(yè)投資積極性長(cháng)期受到抑制。這不利于促進(jìn)整體投資與新發(fā)展動(dòng)能的形成、不利于擴大就業(yè)與加速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,也不利于促進(jìn)國內安定團結以更好應對外部壓力。
    為此,下一步的改革開(kāi)放,應在2023年出臺多項措施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大力持續支持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,切實(shí)以“自己人”的角度提振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信心、穩定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長(cháng)期預期、提升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投資實(shí)業(yè)積極性,主要的改革建議包括:
    一是盡快出臺《中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促進(jìn)法》。對于民營(yíng)市場(chǎng)主體來(lái)說(shuō),法治是最好的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法律是最根本的保障。建議出臺《中國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促進(jìn)法》,從立法角度禁止歧視民營(yíng)企業(yè)、確保民營(yíng)企業(yè)與其他所有制企業(yè)公平競爭。二是選派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家到政府部門(mén)工作掛職與任職的長(cháng)期制度,選拔守法愛(ài)國且有意愿的優(yōu)秀企業(yè)家進(jìn)入體制內,成為“體制人”,讓體制更加理解與了解企業(yè),從企業(yè)角度制定有效政策。三是根據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在全社會(huì )的貢獻度來(lái)匹配融資資源,切實(shí)降低融資各個(gè)環(huán)節的高成本。四是對企業(yè)檢查實(shí)施現場(chǎng)“一年最多查一次”,取而代之采用數字化手段開(kāi)展常規的非現場(chǎng)檢查與溝通,減輕企業(yè)的行政負擔。五是切實(shí)降低企業(yè)社保負擔,相對平衡企業(yè)—勞動(dòng)者糾紛過(guò)程中企業(yè)的利益訴求。
    國有企業(yè)改革的推動(dòng)需要有效的“市場(chǎng)運作”
    國有企業(yè)改革是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的長(cháng)期重點(diǎn)任務(wù)。經(jīng)過(guò)45年的發(fā)展,國有企業(yè)已經(jīng)建立一套不斷發(fā)展的現代管理制度。國有企業(yè)總的效率有所提升,人員規模不斷下降,國企員工占總職工的比例降至2022年的7.7%;國企涉及領(lǐng)域集中在金融、公用事業(yè)、化工、交通、機械等國民經(jīng)濟的重點(diǎn)部門(mén)。不過(guò),當前國有企業(yè)憑借壟斷資源優(yōu)勢,可以相對輕松取得市場(chǎng)競爭優(yōu)勢,仍具備一定的行政色彩與官僚作風(fēng)特點(diǎn),運作效率的提升空間仍然較大。
    下一步,國有企業(yè)改革與運行的優(yōu)化仍然是中國改革開(kāi)放的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方向。在國有企業(yè)運作機制創(chuàng )新方面,從上至下應全面引入市場(chǎng)化職業(yè)經(jīng)理人,并在股份制改革方面更普遍引入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參與,保障國有企業(yè)按照市場(chǎng)化運作,以市場(chǎng)效率與效益作為行動(dòng)準則;國資委職能轉型為專(zhuān)注國有資產(chǎn)的保值增值,消除對國有企業(yè)的經(jīng)營(yíng)干預。通過(guò)國有企業(yè)進(jìn)一步市場(chǎng)化改革,減弱國有企業(yè)-民企分割的“二元經(jīng)濟”特征,進(jìn)而使得全部國有企業(yè)與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均成為統一的公平競爭與高效運作的市場(chǎng)化主體。
    股票市場(chǎng)的發(fā)展需要更規范與透明
    中國自1990年12月19日開(kāi)始設立股票市場(chǎng)的舉措,是建立與完善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。經(jīng)過(guò)33年的發(fā)展,中國已經(jīng)建成了滬市與深市等股票市場(chǎng),上市公司5092家,累計市值78.67萬(wàn)億元,成為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場(chǎng)。從2001年1月1日到2023年11月30日的23年間,上證指數累計上漲44%,相對應的是,同期美國標普指數上漲256%、日經(jīng)225指數上漲144.6%、印度孟買(mǎi)Sensex30指數上漲1566.8%、俄羅斯MOEX指數上漲2232.4%、巴西指數上漲725.5%?傮w看,中國股市指數在主要經(jīng)濟體股票指數中漲幅較小。作為通常意義的經(jīng)濟晴雨表,中國的股市尚未發(fā)揮出真正的作用。相反,中國股市的虛假信息與財務(wù)造假等層出不窮,嚴重影響了中國股市作為真正融資市場(chǎng)職能的發(fā)揮。股市的亂象已經(jīng)成為中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與金融市場(chǎng)穩定的風(fēng)險隱患。
    隨著(zhù)進(jìn)一步的改革開(kāi)放,未來(lái)中國股票市場(chǎng)需要肩負巨大的融資職能與價(jià)值發(fā)現職能,也應該成為海外投資者投資人民幣資產(chǎn)與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渠道。有鑒于此,對股市進(jìn)行根本性與徹底的改革刻不容緩,特別是要切實(shí)強化股市的分紅機制,實(shí)施更為規范與透明的財務(wù)與信息披露規則,大大加強對造假的處罰力度。
    數字經(jīng)濟的深化需要更聚焦“數據價(jià)值”
    數字經(jīng)濟是改革開(kāi)放進(jìn)程中最近10年最鮮明的特征與變化。從全球競爭角度看,其促進(jìn)了中國相對其他國家的換道超車(chē),加速了中國趕超發(fā)達國家的步伐。從國內微觀(guān)層面看,數字技術(shù)促進(jìn)了流程再造、業(yè)務(wù)重塑與效率提升!稊底种袊l(fā)展報告(2022年)》顯示,2022年中國數字經(jīng)濟規模達到50.2萬(wàn)億元,占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比重提升至41.5%,總量居世界第二。
    有鑒于此,確保中國數字經(jīng)濟的進(jìn)一步健康發(fā)展,對維護中國數字經(jīng)濟的領(lǐng)先地位與中國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均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。然而,由于中國數字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了相對無(wú)法跟隨的階段,有些領(lǐng)域處于領(lǐng)先地位而進(jìn)入“無(wú)人區”。此刻數字經(jīng)濟的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變革更需要考慮正確的發(fā)展邏輯與發(fā)展方向。
    我們認為,數字經(jīng)濟的基本單元是信息的數字化,也就是數據。但數據本身無(wú)法直接發(fā)揮價(jià)值或體現競爭力,需要算力對數據進(jìn)行分析與價(jià)值挖掘才能實(shí)現。算力是算法與算具的乘積,也就是軟的計算方法與硬件的計算工具融合形成的計算能力。強大的計算能力可以生成強大的人工智能處理能力,對數據進(jìn)行充分的價(jià)值挖掘與價(jià)值拓展,從而產(chǎn)生計算價(jià)值,也就是算值。算值將是未來(lái)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的產(chǎn)值,也就是GDP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有鑒于此,未來(lái)的數字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方向應是圍繞著(zhù)產(chǎn)生有效計算價(jià)值來(lái)展開(kāi)。
    人口穩定戰略需要更為徹底地破除束縛
    中國改革開(kāi)放之所以能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,與中國的人口紅利尤其是數量紅利密不可分。龐大的人口基數提供的億萬(wàn)富余勞動(dòng)力為外貿行業(yè)的崛起、城鎮化的擴展、消費市場(chǎng)的發(fā)展與房地產(chǎn)行業(yè)的興起等均發(fā)揮了至關(guān)重要的作用。然而,中國在2022年開(kāi)始出現了人口總量下降的拐點(diǎn)。人口的下降,對中國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具有標志性的影響,意味著(zhù)人口數量紅利時(shí)代的逐步消退。
    考慮到農業(yè)科技的進(jìn)步,食品供給短缺在中國已經(jīng)不是問(wèn)題;同時(shí)中國建立了全球最大的各級教育體系,具備培養超大規模人才的能力。因此,人口數量更容易轉變?yōu)橘|(zhì)量?jì)?yōu)勢。
    有鑒于此,下一步中國人口政策的改革方面,需要全面放開(kāi)對生育的限制,加大對育兒的支持力度。同時(shí),對生育一孩、二孩、三孩或更多的家庭,在家庭收入所得稅、房產(chǎn)購置稅、車(chē)輛購置稅等方面予以遞進(jìn)減免;國家對養育幼兒的家庭予以養育補貼。切實(shí)從生到養兩個(gè)層面破除一切不必要的限制與提供更多的支持舉措。
    對外開(kāi)放的深化更需要貨幣的“穩定與拓展”
    經(jīng)過(guò)45年的對外開(kāi)放,中國受益于大規模引入全球先進(jìn)的技術(shù)與理念;同時(shí),中國通過(guò)對外開(kāi)放,輸出大量的商品與服務(wù),使得中國從封閉的農業(yè)國快速升級為全球制造業(yè)與貿易大國。2022年,中國的外貿占到了全球的12.5%;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中國通過(guò)外貿累計取得了6.9萬(wàn)億美元的貿易盈余;人民幣已經(jīng)成為國際儲備貨幣,在全球支付體系中發(fā)揮積極作用。
    鑒于目前中國已經(jīng)是全球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,預計在未來(lái)10~15年內有望成為第一大經(jīng)濟體。同時(shí),中國在海外有巨大的利益。因此,下一步的改革開(kāi)放中,中國除了繼續向全球提供具有高度競爭力的制造品外,還應在貨幣走出去方面同樣邁出更大的步伐?v觀(guān)美元成為全球貨幣的歷程,不論是二戰后“美元掛鉤黃金”還是20世紀七十年代的“美元掛鉤石油”,總之都是通過(guò)美元與核心高價(jià)值物品形成的密切等價(jià)關(guān)系。對人民幣而言,由于中國制造業(yè)增加值占到了全球近30%,人民幣可以通過(guò)作為全球制造品交易的媒介貨幣這一路徑,即“人民幣掛鉤制造品”來(lái)更好實(shí)現人民幣走出去或全球化。
    為了更便利人民幣走出去,需要從機制體制上改革以解決兩個(gè)問(wèn)題。一是讓全球對人民幣的幣值穩定形成信心。實(shí)際上,中國人民銀行的基本職責就是維護幣值穩定。因此,中國人民銀行應類(lèi)似美聯(lián)儲旗幟鮮明地實(shí)施通脹目標制,管控好人民幣的通脹與確保幣值穩定,以此增強全球對使用與流通人民幣的信心。二是《中國人民銀行法》規定“以人民幣支付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債務(wù)”?梢钥吹,按法規人民幣支付范圍限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。相較而言,美元載明的是“對所有公共及私人債務(wù)的法定貨幣”,對美元使用的條款并未限制其支付地域。有鑒于此,考慮到人民幣已成為國際儲備貨幣及全球主要支付貨幣,應在立法層面取消人民幣依法僅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支付債務(wù)的地域限制,推動(dòng)人民幣進(jìn)一步全球流通與使用,進(jìn)而有效支持下一步的對外開(kāi)放進(jìn)程。


(作者系環(huán)亞數字經(jīng)濟研究院首席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)
 

友情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