協(xié)會(huì )主要任務(wù):
  • 為小額貸款公司建立信息平臺,收集和發(fā)布小額貸款公司所需的各種信息。
  • 協(xié)調解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(diǎn)過(guò)程中的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
  • 維護小額貸款公司的合法權益。
  • 開(kāi)展與外省市小額貸款公司協(xié)會(huì )和經(jīng)濟組織的聯(lián)系,加強跨地域交流與合作。
小貸大業(yè)

董希淼:做好普惠金融大文章要有溫度更要有制度
2024-01-22

    2023年10月30日至31日召開(kāi)的中央金融工作會(huì )議提出,“做好科技金融、綠色金融、普惠金融、養老金融、數字金融五篇大文章”。其中,最能彰顯以人民為中心的價(jià)值取向、體現金融的情懷和溫度的,是普惠金融。
    我國高度重視普惠金融事業(yè)發(fā)展,并將普惠金融與鄉村振興、共同富裕等國家重大戰略緊密聯(lián)系,凸顯其重要的政治、經(jīng)濟和社會(huì )意義。從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正式提出“普惠金融”,到中央金融工作會(huì )議對普惠金融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提出新的要求,十年來(lái)我國普惠金融取得了長(cháng)足的進(jìn)步,金融服務(wù)覆蓋面、可得性大大提高,人民群眾對金融服務(wù)的獲得感明顯增強,切實(shí)感受到“有溫度”的金融服務(wù)。
    普惠金融十年的積極成效
    一是金融服務(wù)覆蓋面明顯擴大,縣域和農村地區基礎金融服務(wù)發(fā)展迅速。目前,全國銀行機構網(wǎng)點(diǎn)覆蓋97.9%的鄉鎮,基本實(shí)現機構網(wǎng)點(diǎn)全覆蓋。保險機構提供具有普惠性質(zhì)的保險產(chǎn)品,大病保險已覆蓋12.2億城鄉居民,基本實(shí)現鄉鎮全覆蓋;農林牧漁各領(lǐng)域農業(yè)保險覆蓋農戶(hù)1.4億戶(hù)次,提供風(fēng)險保障3.7萬(wàn)億元,基本實(shí)現全覆蓋。
    二是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金融服務(wù)可得性持續提升,小微企業(yè)、鄉村振興等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金融服務(wù)增強。截至2023年8月末,全國小微企業(yè)貸款余額67.7萬(wàn)億元,涉農貸款余額55.0萬(wàn)億元。其中,普惠型小微企業(yè)貸款余額27.4萬(wàn)億元,授信戶(hù)數為6107萬(wàn)戶(hù),余額近五年年均增速約25%。利率優(yōu)惠的脫貧人口小額信貸累計發(fā)放9600多億元,支持2300多萬(wàn)戶(hù)次。
    三是普惠貸款成本持續降低,小微企業(yè)金融服務(wù)獲得感和滿(mǎn)意度不斷增強。2023年1—8月,全國新發(fā)放普惠型小微企業(yè)貸款平均利率4.8%,較2017年累計下降3.1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金融科技發(fā)展還加速普惠金融業(yè)務(wù)數字化,存款、取款、貸款、支付更方便、更快捷。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保護工作加強,維權渠道進(jìn)一步暢通,風(fēng)險防范意識逐步增強。
    現階段我國普惠金融市場(chǎng)格局
    目前,我國普惠金融已經(jīng)取得長(cháng)足發(fā)展,基本形成由銀行信貸、債券市場(chǎng)、股票市場(chǎng)、風(fēng)險投資等組成的全方位、多層次金融支持服務(wù)體系,其中銀行業(yè)是普惠金融服務(wù)主體。
    第一,大型銀行是普惠金融的“壓艙石”。在政策引導下,大型銀行將普惠金融納入戰略規劃,進(jìn)行重點(diǎn)布局,普遍設立普惠金融事業(yè)部,實(shí)行專(zhuān)業(yè)化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。同時(shí),堅持科技賦能,利用數字技術(shù)破解信息不對稱(chēng)難題中探索出了可行路徑。同時(shí),政策性銀行是普惠金融特定領(lǐng)域的重要補充。
    第二,股份制商業(yè)銀行是普惠金融的創(chuàng )新力量。市場(chǎng)化程度較高的股份制銀行創(chuàng )新能力突出,利用機制靈活、管理嚴密、服務(wù)完善的競爭優(yōu)勢來(lái)開(kāi)拓市場(chǎng),通過(guò)特色化、差異化產(chǎn)品競爭,為普惠金融市場(chǎng)帶來(lái)新思維、注入新活力。
    第三,地方法人銀行重在服務(wù)小微、“三農”主體。城商行、農商行、農信社、村鎮銀行等地方法人銀行,既具有地緣、人員、親緣優(yōu)勢,也具有決策鏈條短等“船小好掉頭”優(yōu)勢。近年來(lái)堅守服務(wù)地方經(jīng)濟的職責,加大對民營(yíng)小微企業(yè)、縣域和農村市場(chǎng)普惠金融的供給。
    第四,互聯(lián)網(wǎng)銀行等數字金融機構彰顯新的生機;ヂ(lián)網(wǎng)銀行以強大的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替代實(shí)體網(wǎng)點(diǎn),滿(mǎn)足更為長(cháng)尾化、小額化的融資需求,在普惠金融事業(yè)發(fā)展中發(fā)揮積極力量。消費金融公司等非銀金融機構,利用自身特色,與銀行業(yè)務(wù)形成特色互補。
    此外,征信公司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等發(fā)揮自己優(yōu)勢,成為普惠金融發(fā)展的有益補充。
    普惠金融面臨的不足和挑戰
    我國幅員遼闊,各地發(fā)展水平不一,區域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不平衡,全面推進(jìn)普惠金融面臨著(zhù)一定挑戰。從自身看,我國普惠金融還存在一些不足和問(wèn)題。近年來(lái),一些打著(zhù)“普惠金融”旗號而進(jìn)行的金融“偽創(chuàng )新”時(shí)有出現,侵害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,也在一定程度上擾亂金融秩序,影響社會(huì )穩定。同時(shí),我國金融消費者金融素養還要有所提高,才能更好適應快速發(fā)展的普惠金融新態(tài)勢。因此,加強金融消費者教育迫在眉睫。在這種情況下,普惠金融如何做到“成本可覆蓋”“風(fēng)險可控制”仍有待進(jìn)一步探索。此外,我國金融基礎設施還有待加強,特別是信用基礎設施仍然不夠完善,信用數據存在碎片化和單一化問(wèn)題,“信息孤島”等可能影響普惠金融可持續發(fā)展。
    2023年10月,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推進(jìn)普惠金融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實(shí)施意見(jiàn)》,明確了我國未來(lái)五年推進(jìn)普惠金融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指導思想、基本原則和主要目標,提出了一系列政策舉措,重點(diǎn)強調了六個(gè)方面內容,包括加強黨的全面領(lǐng)導、聚焦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、發(fā)揮保險和資本市場(chǎng)作用、有序推進(jìn)數字普惠金融發(fā)展、重視基礎設施和發(fā)展環(huán)境建設、統籌發(fā)展與安全等,對我國普惠金融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具有重大意義和深遠影響。
    未來(lái),我國普惠金融應努力實(shí)現自身的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和對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的高質(zhì)量服務(wù)。
    普惠金融發(fā)展的政策支持
    下一步,應調整優(yōu)化普惠金融相關(guān)制度安排,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普惠金融發(fā)展環(huán)境和政策支持。
    首先,從政府層面看,應加大政策支持力度,夯實(shí)金融基礎設施,為普惠金融發(fā)展提供更好條件。
    一是完善并加大政策支持。普惠金融發(fā)展關(guān)系國計民生,具有政策性的一面,要進(jìn)一步完善普惠金融的頂層設計和制度安排。如進(jìn)一步健全完善普惠金融評價(jià)指標,對積極開(kāi)展普惠金融服務(wù)的銀行機構給予一定稅收優(yōu)惠;可考慮通過(guò)定向降準、再貸款、再貼現等工具,加大對普惠金融機構的定向支持,降低金融機構服務(wù)成本;加快完善政府主導的小微信貸擔保體系,進(jìn)一步改善普惠金融風(fēng)險補償環(huán)境和風(fēng)險分擔機制。
    二是健全普惠金融服務(wù)體系。推動(dòng)普惠金融各類(lèi)參與主體以開(kāi)放包容的精神,逐步構建整體協(xié)同、分工明晰的服務(wù)網(wǎng)絡(luò ),打造好普惠金融生態(tài)圈。引導銀行業(yè)金融機構發(fā)揮主力軍作用,構建政策性金融、商業(yè)性金融以及金融科技企業(yè)各司其職、協(xié)同配合的多層次、差異化普惠金融體系,避免拋“小”追“大”、脫“實(shí)”入“虛”,避免大型機構過(guò)度下沉給中小機構帶來(lái)“掐尖”和“擠出”效應。
    三是加強金融基礎設施建設。普惠金融發(fā)展重要基礎是社會(huì )信用體系。以百行征信、樸道征信成立為契機,加快推進(jìn)市場(chǎng)化信用信息整合和共享,打破“信息孤島”現象,建設全國統一的信息服務(wù)平臺。同時(shí),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農村普惠金融基礎設施與生態(tài)體系建設。通過(guò)向各類(lèi)機構提供更加高效、低成本的金融基礎設施,顯著(zhù)地降低運營(yíng)成本。還應進(jìn)一步加強普惠金融法治建設,不斷優(yōu)化普惠金融發(fā)展的制度環(huán)境。
    其次,從社會(huì )層面看,應引導全面正確地理解普惠金融,避免走入認識和行為上的誤區。
    一是普惠金融不等于全民金融。大力發(fā)展普惠金融,并不是號召全社會(huì )都去從事金融服務(wù)活動(dòng),更不是鼓勵全民都投身金融創(chuàng )業(yè)。一哄而上、全民干金融,容易引發(fā)金融失序并形成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。這是金融管理部門(mén)尤其要重視的,即要重視發(fā)展普惠金融與金融穩定的權衡問(wèn)題,堅決守住不發(fā)生區域性、系統性金融風(fēng)險的底線(xiàn)。
    二是普惠金融不等于慈善金融。普惠金融的服務(wù)對象不僅是低收入和困難群體,而是所有人。國際經(jīng)驗與研究表明,僅僅依靠慈善、捐贈等公益性措施發(fā)展普惠金融,或者以低于成本的價(jià)格向弱勢群體提供金融產(chǎn)品與服務(wù),往往事與愿違,甚至適得其反——要么很快遇到發(fā)展瓶頸,無(wú)法將普惠性深入發(fā)展,使得普惠金融停留在表面上,這是印度的教訓;要么產(chǎn)生“使命漂移”,形成道德風(fēng)險的溫床,以致危及金融穩定,這是孟加拉國的教訓。
    三是應提高金融消費者金融素養。經(jīng)驗表明,公民金融知識水平和信用文化狀況等金融素養,在很大程度上制約著(zhù)金融業(yè)深度和廣度。從總體而言,我國金融消費者群體的金融素養有待于進(jìn)一步提高。應該進(jìn)一步增強金融教育方式多元化、有效性,著(zhù)重加強風(fēng)險認知能力培養,切實(shí)提高普惠金融消費者金融素養特別是風(fēng)險識別和防范能力。
    四是堅持商業(yè)可持續原則。商業(yè)可持續原則是發(fā)展普惠金融關(guān)鍵所在。應遵循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規律,堅持“普應適度,惠無(wú)止境”原則,在做好政策研究和風(fēng)險防控的基礎和前提之上,以適當的價(jià)格提供“融資+融智”的綜合性金融服務(wù)以及非金融服務(wù),增強民營(yíng)小微企業(yè)、農戶(hù)和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“造血”能力,實(shí)現商業(yè)價(jià)值和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的統一。
    最后,從金融機構層面看,應以數字賦能普惠金融,打造更加健康的普惠金融新生態(tài)。
    一是堅持金融科技引領(lǐng)。以數字普惠金融為主要發(fā)展方向,著(zhù)力推動(dòng)普惠金融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打造更加健康的數字普惠金融新生態(tài)。金融機構要深化金融科技應用,持續創(chuàng )新產(chǎn)品和業(yè)務(wù),更好地實(shí)現普惠金融發(fā)展重點(diǎn)從“增量”“擴面”轉向“提質(zhì)”,不斷提升普惠金融服務(wù)能力和效率。
    二是加強金融機構間合作。銀行、保險、證券等金融機構應構建既密切協(xié)同合作又發(fā)揮各自?xún)?yōu)勢的服務(wù)體系,形成大中小機構合理分布、良性競爭的發(fā)展格局。其他機構如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,要充分發(fā)揮自身的科技、數據優(yōu)勢,積極輸出產(chǎn)品和模式,不斷降低流量和支付成本。
    三是加強普惠金融產(chǎn)品與服務(wù)創(chuàng )新。深度運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等技術(shù),創(chuàng )新更多數字普惠金融產(chǎn)品,持續提高首貸、信用貸款比例;進(jìn)一步將普惠金融服務(wù)標準化、批量化,不斷降低運營(yíng)成本,提升用戶(hù)體驗。同時(shí),加快探索適合小微和“三農”業(yè)務(wù)的數字化風(fēng)險管理體系。


(作者為招聯(lián)首席研究員)

 

友情鏈接